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 新蜀数字报
悦读·红色记忆 | 西镇暴动见才智 大别山上显神威
2021年03月28日 责任编辑:总编辑委员会  来源:华界先驱报

 

西镇暴动见才智 大别山上显神威

——记中国工农红军11军33师107团党代表兼副团长汪惟裕

悦读·红色记忆 | 西镇暴动见才智 大别山上显神威

汪惟裕(1909年2月25日—1930年10月20日)化名孙能武,金寨县燕子河镇大峡谷村人。青年时代在颖州甲等农业学校读书时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教育,义无反顾地背叛自己剥削阶级家庭,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回乡后,以霍山县(当时燕子河地区属霍山县西镇)督学的身份,从事革命活动。1929年秋,震惊中外的“六霍起义”爆发,汪惟裕担任“西镇暴动”副指挥,1930年1月成立红33师时,任107团党代表后兼任副团长。他足智多谋,英勇善战,为苏区剿匪、红军建设、开辟鄂豫皖大别山革命根据地做出了重大贡献。直到今天,燕子河地区乃至金寨霍山两县干部群众还广泛传颂着他的英勇事迹。

坚定目标,闹他个天翻地覆

1919年在北京爆发的“五.四运动”,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当时很多大中专院校,都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学说作为必修课,把《共产党宣言》作为教材,使很多爱国进步青年,走上了革命道路。

1925年秋,由于天资聪颖,年仅17岁的汪惟裕,便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安徽省颖州甲等农校。学校里马克思主义的深入学习,“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无产者在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等革命道理在汪惟裕的脑海里打下深深烙印,入学的第二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党组织。

1928年春天,刚开学不久,颍州学校党组织在党员和进步学生中传达学习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的“八.七会议”精神,“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是会议总方针,把发动农民起义作为各地党组织最主要任务。汪惟裕听了传达,领悟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应主动回乡传达贯彻落实“八七会议”精神。主意想好后,及时行动。在一个周末的晚上,头顶上的月亮被蒙上一层厚厚的云,汪惟裕心思重重地找到学校党支部书记说:“党中央的‘八七会议’精神是非常英明正确的,但落实起来困难很多,首先是没有枪就谈不上武装反抗国民党,这枪从哪里来,更是一个大难题!我想明天回家乡去,发动群众筹款买枪,我要在两年内将大别山闹他个天翻地覆。”党支书听到汪惟裕这番话,觉得他对“八七会议”精神领会得深透,很有主见,不由自主地称赞道:“闹他个天翻地覆好!天翻地覆好!”这话后来竟成了这位支书的口头禅。汪惟裕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在更多的同学中扩散,第二天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汪惟裕就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在支部书记和几个党员学生的护送下踏上了返乡的归程,临别时支部书记把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闹他个天翻地覆好!” 

“绑票”自己,武装西镇游击队

1927年蒋介石背着共产党,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共“八.七”会议决定共产党必须组织武装暴动,建立自己的军队,拿起枪杆子,以革命的武装斗争,打到国民党反动派,但枪从哪里来?是当时各地党组织最大的难题。燕子河党支部书记刘仁辅深知“八.七”会议指示的英明正确,暴动是迫不及待的事,但手里没有枪,赤手空拳怎么暴动?

1929年农历正月十五的晚上,乡间的习俗,是元宵佳节。穷苦人家就是没有大热闹,也会有个小热闹,燕子河自古就有:“年三十晚上的火,正月十五晚上的灯”之说,除了给祖先的坟茔上送灯以外,小孩们要提着灯笼,拉着“兔子”四处串门,青年小伙子们忙着闹花灯,唱花鼓,基本上是闹乎一整夜。就在这天晚上,燕子河小街的西侧丛林间,山半腰一户姓纪的老大娘家,火堂屋坐着十多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围在一只忽闪忽闪的烛光前,商讨着将大别山“闹他个天翻地覆”的准备工作。这群青年都是中共燕子河党支部的支部委员和党小组长,有刘仁辅、徐轩骥、杜小木、刘长青、汪惟裕等。刘仁辅再次传达和强调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的正确性,接着带着征询的口气郑重地说:今晚会议就一个主题,响应“八七会议”的号召,研究商量我地武装暴动办法。明确提出组织武装暴动,首先要有武器,这武器哪里来?请大家出主意,想办法。支部书记布置完会议任务后,会场冷了好长时间,都沉默无语。大约十几分钟后,支部委员刘长青站起来说:“真不行,我们去西镇事务所抢他们的枪”。对于这个办法,大家都在心里打一个大问号,枪是那么好抢的吗?即使抢到一支、两支,又顶多大用呢?会议再次陷入沉默状态。一会儿,又一个小伙子站了起来说:“我们去打土豪,或许有点指望。”众人还是没作声,因为,他们都知道土豪家里不仅有家丁保卫,同时所有地主都比狐狸还要狡猾,他们往往把银元、元宝藏在鬼都不晓得的地方,打死他都不会拿出来。当时枪支的市场行情是每支钢枪100块银元,即使打土豪能够打到十块八块又能起多大作用?正在大家手足无措时,机智灵敏的汪惟裕胸有成竹地站起来,若有所思地说:“这样扯,什么时候是个头?我们这些人笃信共产主义,既然投身革命,就要作出牺牲,因此,建议在座的和今天没有到会的共产党员,凡家庭富有的,从自己家里拿,家里真拿不出来的,想办法借,每人都要搞到至少买一支枪的钱。”这话引起了大家的重视,相互间似乎有了解围之策,凝重的脸堂有了笑色。刘仁辅当即把手重重地在大腿上一拍“好,人多力量大,就这么定,一个月后,各人至少带100块大洋,越多越好。还到这里来开会交钱。”并分工支部委员和党小组长,分别向本支部所有党员传达支委扩大会议意见。

第二天,燕子河一带传出一个爆炸性新闻:大财主汪廷师长子汪惟裕,昨天晚上在燕子河回家的路上被土匪绑了票。土匪还在汪家大门上贴了票:交1000块银元,放人!贴完票土匪跑到屋后山上放了三枪,声称“三天不交钱,撕票!”。

汪廷师取下贴票,心急如焚,口中不断骂骂咧咧地直嚷嚷:造你祖宗八代,土匪也太狠毒了!正在一家人焦急难耐之时,汪廷师的外孙徐轩骥慌慌张张地跑来。看上去非常关心地问道:“大姥爷:听说大舅被土匪绑架了,是真的吗?”汪廷师把绑票往徐轩骥跟前一放,“这不是吗?”“外孙:你见多识广,你说我该怎么办?”徐轩骥咬牙切齿地说:“这土匪也太可恶了!”接着又婉转地补充说:“土匪的可恶,是他的本性,但搞到这步田地,还是救人要紧,况且,大舅不是一般的人,他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啊!”这时,汪惟裕的母亲泪水涟涟地插话说:“外孙,你就不要夸他了,说说如何救大舅回来吧。”徐轩骥接过家人递过来的水烟袋,一个劲地吸着烟,任凭汪廷师一家如何央求,他都一声不吭。汪廷师看出了外孙沉默之意,“外孙,你有什么难处,说吧,我想开了,还是救人要紧,钱我不在乎。”徐轩骥接上话茬说:“大姥爷这话说对了,钱是过路财神,留得青山在,还愁没柴烧?大舅他,才华出众,有他在,不担心忙不来钱。”汪惟裕的母亲也焦急地催着说:“外孙,你赶快拿个主意,过了明天土匪就撕票啦。”徐轩骥卖着关子:“我也只能找找路子,土匪的话很难讲。”汪惟裕母亲又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就当个家,多费口舌,多花三二百我们也认了。“好吧,你老准备1200块银元,1000块是赎身钱,那200块是给搭话的。”徐轩骥这才满口应承下来。

这一天,在刘仁辅家里,一部分支部委员也在为汪惟裕的事着急。这是那股土匪干的呢?有人向刘仁辅建议:赶快向县政府报告,汪惟裕既然是霍山县督学,也算是县政府官员呀?他们不能不问吧!刘仁辅摇头说“来不及了,三天不赎,就要撕票。”“可眼下到哪去搞这么多钱赎人呢?不如赶快去找汪惟裕父亲吧,这回他不破财恐怕是不行了。”刘仁辅揣度着说。正在里里外外都在为汪惟裕被绑票的事而焦急为难之时,时任土塘党小组长的徐轩骥跑进来,把一个小红袋子往桌上一放:“快去赎票吧,钱都在这里。”刘仁辅等在场支委都惊讶地问:“你从哪里搞来这么多钱?”徐轩骥说:“还能从哪里?谁的儿子谁出钱呗,还不是从唯才是命的大财神家里搞来的。”

原来汪惟裕为了赤卫队买枪,把自己绑了票,同徐轩骥咬耳根,切磋一番,玩了这场“周瑜打黄盖”的苦肉计,一下子搞到12条枪的钱。大家都为汪惟裕足智多谋的才略和勇气而感动,在兴奋之余,纷纷称赞汪惟裕这个年轻人,革命热情如此高涨,是党支部的后起之秀,将来一定是一位杰出的好干部。

一个月后,大多数党员在汪惟裕的精神感召下,完成了支部交给的任务。谁去买枪呢?经反复商量,这个任务还得汪惟裕亲自出征。大家知道,他在武汉有朋友,人又伶俐机智,能够完成任务。这天,汪惟裕带了四个人,都装扮成商人,从前畈、后畈经瓮门关启程去武汉,当夜住在僧塔寺。为了尽量减少暴露目标的可能性,第二天汪惟裕仅两人去了汉口。他们找到朋友后,签了单,交了钱,很快将事情办妥。当时,白色恐怖森严,国民党严禁武器走私,就是枪支买到了,运输也是相当困难的。军阀夏斗寅的部队在武汉大肆搜捕共产党人,对餐馆、旅店更是明察暗访,凡是他们认为是共产党的,一律逮捕杀害。可是汪惟裕凭着他的大智大勇,在朋友的极力掩护下,终于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他选了一条避开集镇,全走山路的近道,将枪全部运回。当时共购了5支钢枪、22支土枪、500发子弹,还有一些土炮、大刀和长矛。武器到家的第二天,成立西镇农民赤卫军,汪惟裕被任命为赤卫军指挥,赤卫军以“为劳苦大众打天下”为宗旨和宣传口号 。在汪惟裕的直接领导下,赤卫军队伍不断发展壮大,这支队伍为这年冬季爆发的“西镇暴动”起了关键性作用。

南征北战,大别山上扬军威

汪惟裕始终把《共产党宣言》中“共产党人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者面前发抖吧”等光辉论断铭记于心,落实在行动上。1929年11月19日下午,根据“西镇暴动”指挥部制定的“先打闻家店,后打楼房湾”的作战方案,他主动请缨担任先锋。汪惟裕经过深思熟虑后,找到副总指挥刘仁辅说:“打闻家店保公所就交给我吧,你们还有许多重要的事要办。”刘仁辅稍加思索,肯定地说:“你去,我信得过,但要尽量减少我们自己的伤亡。” 汪惟裕说声“知道了。”立即回到营房,挑选30名战士荷枪实弹准备出发,并强调,“一路上不许大声说话,动作要轻,要服从调配,战斗打响后,不要慌张,不要自作主张,听从命令。”接着派了两个战士趁黄昏人们忙着收工回家的时刻,混到保公所附近侦察情况,然后回到小岭上等待其余的战士。晚饭快吃完了,他又给每个战士塞了一个大馍说“吃饱了,打仗才有劲”。一个个年轻的战士紧束腰带,绑腿缠得紧紧的,肩上挂着子弹带,显得非常英武,他们把崭新的钢枪擦了一遍又一遍。约莫到深夜11点时分,汪惟裕带着队伍整齐出发了,徐育三、刘仁辅跟他们招了招手。在岭头遇到了事先安排侦察的战士,汪惟裕给他俩各带了两个大馍,问清了摸底的情况。

汪惟裕走在前头,发现保公所连个哨也没设,便在大门和两道侧门各派两个战士把守,又派一个战士从围墙头上爬进院子,轻轻开了大门。进门一看,堂屋两张桌上杯盘狼藉,上十支“汉阳造”靠在卧室门里的墙边,于是汪惟裕就把这上十支枪统统缴获,接着喊醒了在地铺上睡熟的保丁,命令他们在院子里站好队。汪惟裕站在队列的正前方,严厉地说:今天不杀你们,脑袋还在你们肩上扛着,但是你们必须做到三条:一、不要随便拿老百姓的东西;二、不准杀害红军家属;三、跟我们打仗,不要瞄准,我们也不会把你们往死里打,都是乡里乡亲的,谁违反了这三条,让我知道了,我们会把你卸成八块。汪惟裕训话后,这群保丁哆嗦着身体,纷纷回答:保证做到。就这样汪惟裕一枪没放拿下了闻家店保公所,离开保公所时朝天放了三枪,算是向乡亲、向指挥部报告了胜利消息。从闻家店回来,没有休息半刻,根据徐育三、刘仁辅的安排,他带着赤卫军,在32师一个持枪连的配合下,打到楼房塆,冲向长山冲。第二天接着捣毁了西镇事务所、自卫团和经济维持会等反动机构,取得“西镇暴动”的全面胜利。11月20日成立西镇游击队,汪惟裕任游击队副总指挥。

1930年1月20日,红33师在流波䃥成立,燕子河的农民武装编入107团,徐育三任团长,汪惟裕任党代表,徐轩骥任副团长。徐轩骥于1930年3月在攻打麻城的战斗中牺牲,汪惟裕继而兼任副团长。春末107团奉命回燕子河地区剿匪,4月中旬的一天,前、后畈是西镇的第五保,这里住着黄英纠集的200多名土匪组成的反动民团,黄英自封为团长。别看黄英民团是一群乌合之众,他凭借险要地势,依仗人多,与人民为敌,破坏力很强。赤卫军多次围剿未果,还牺牲不少同志。当地群众恨透了黄英土匪。这天,前畈赤卫队的分队长,找到红军团团长徐育三,请他支援前畈赤卫队,灭灭黄英的威风。徐育三把任务交给副团长汪惟裕,汪惟裕虽没读过兵书,但看过《三国演义》,诸葛亮的许多计谋烂熟于心,又经过多次实战锻炼,战斗经验越来越丰富。他接受任务后,仔细询问黄英匪部地理位置和兵力部署,认真研究了敌情,好在前畈是他岳父的家乡,地形较熟悉,决定拿出1个营的兵力从正面进攻,把敌人引出来。并嘱咐营长,不要强攻,只要不停地打就可,尽量拖住他们。1营长领命,于黄昏出发,穿过杨树沟,爬上乌龙岩,约莫夜里十点来钟,走近杨家山匪巢不远时,就噼噼啪啪放枪,土匪迅速迎战,邻近的赤卫队也赶来参战,其声势之浩大,如排山倒海一般。这时,汪惟裕手一挥向另一个营长说:“你们跟我来!”亲自带着这个营的战士,直接向黄英匪部冲去。“跟我来”,这是汪惟裕领军一贯作风,他每次打仗都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由于汪惟裕年轻,动作机敏,爬起山来真没人跟得上,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到了杨家山,听到山下枪声密集,知道黄英的大部分力量被正面进攻的红军吸引,于是果断地从侧门向黄英匪巢进攻。当他们冲进黄英土匪老窝时,没等站岗的匪兵反应过来,就被冲锋在前的战士结果了性命,接着兵分两路,一部在黄英匪部,收缴粮食物资,一部士兵往下冲,为一营助阵,在两面夹击下,重创黄英土匪团,这次战斗共毙伤七十多名土匪,大大挫败了黄英的嚣张气焰。汪惟裕把缴获的装备、物资,分一部分给前畈赤卫队,其余带回燕子河。胜利的消息不胫而走,那些小股民团,也不敢再出来同游击队较量,躲的躲,逃的逃,黄英也只得畏缩到山河老林。前后畈、渔父潭趁势建立了苏维埃红色政权,这一带群众也得到暂时的安定。

5月,团长徐育三在六安两河口战斗中牺牲。一O七团部分兵力改编成立教导师,汪维裕被任命为教导师笫十三团团长。为扩大苏区,红军主力开赴豫东南、鄂东北,战斗在商城、麻城,黄安等地。红军转移后,敌人乘虚而入,敌潘善斋旅纠集六安自卫团,大举进犯燕子河,霍山县政府也纠集地方土匪武装1000多人,杀了回来,洗劫红色政权,大肆搜捕革命同志,疯狂捕杀农会干部和红军家属。刚刚迎来曙光的燕子河山区,又陷入血雨腥风之中。坚持在后方的优秀领导干部刘仁辅、刘锡钦、周远大、高正弼、刘家声等都先后被捕遇难,许多村庄变成焦土,一时之间黑暗笼罩着大地。

7月,在文家店的中共六安中心县委,根据上级指示,将皖西地方武装和红一军第三师部分兵力改编成立中央独立一师,汪惟裕被任命为独立师团长。正在老区艰难危机时刻,汪惟裕带着对人民的一片深情,对敌人无比仇恨之心,回乡剿匪,历时1个多月,他和苏区人民并肩战斗数十场,终于打败了残匪,恢复了苏区。

9月初,汪惟裕刚结束燕子河的剿匪任务,独立师命令汪惟裕团,到河南商城一带继续剿匪。10月20日,汪惟裕在围剿河南商城民团顾敬之时,冲锋在前,不幸中弹牺牲,时年22岁。党和红军失去了一位优秀指挥员,他的英勇事迹一直流传在红色革命根据地人民心中!

参考资料:《金寨县志》《金寨红军史》《霍山县志》《霍山党史百人传》《金寨县革命史》《金寨英烈2》《红色丰碑》《汪氏五修宗谱》等。

悦读·红色记忆 | 西镇暴动见才智 大别山上显神威


华界先驱报新媒体官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界先驱报/华界新闻”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晨报报业集团与报眼(重庆)传媒有限公司共有。如转载,须注明“来源:华界先驱报/华界新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华界先驱报/华界新闻”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华界先驱报/华界新闻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华界先驱报/华界新闻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华界先驱报/华界新闻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华界先驱报/华界新闻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china_365@yeah.net 电话:15600569780
相关推荐

关注华界先驱报微信公众号